北京道合肛肠医院院长谈有良知和责任的医生与无良枪手


2009-12-21 10:18:56

 

在手术和门诊之余,我会尽量抽出时间,写点科普的东西,尽己所能把自己知道的肛肠病防治的常识告诉大家,衷心希望大家做好预防,不得病、晚得病、少得病、得小病。我也会把各种肛肠病治疗方法的利弊和适应症告诉大家,我觉得这是一个医生起码的良知和责任。而且,我历来只是说事,从不对人,因为从我内心来讲,本来就没有贬低某个医院、某个大夫、某种仪器的想法,我很希望同行间相互交流、相互学习、共同提高,那样老百姓才会真正受益。因为老百姓得病本已痛苦,各种治疗方法和仪器在某些机构和医务人员不负责任的宣传下,让人眼花缭乱,无所适从。花冤枉钱还在其次,但延误病情和留下长久隐患是对患者最大的伤害。

 

我在北京行医18年,从没有在任何媒体发布过商业广告,我发誓永远也不会发布不符合自己实际医疗水平的广告。因为虚假医疗广告破坏了行医和就医环境,我也曾倡议为了民营医疗机构长久、健康、可持续发展,都不要做虚假广告。我觉得这既是道德的底线,也是为了更长远的发展。

 

有的人却对号入座了!让无良枪手抛出一篇“北京道合肛肠医院肛肠手术复发率高收费不统一”的诋毁文章,试图写得像真事一样,并通过几个小网站散布。虽然文章缺乏起码的医学常识和逻辑,一看就知道是凭空编造的,但我还是对于这种捏造事实、毫无道德的做法觉得很悲哀。

 

我个人认为行医要追求三个目标:减轻痛苦、降低费用消除医疗隐患、减少复发。虽然8岁开始学习中医,潜心研究,但到现在我也不敢说我真正学好了,因为它太博大精深了。但我可以问心无愧地讲,通过五代家传和努力创新,这三个目标我基本做到了:

 

一、我发挥中医药的特色优势,真正解决了肛肠手术后疼痛的临床难题,让病人不再忍受手术痛苦。肛肠疾病很难自愈,一般最终都需要手术治疗才能根治。但由于传统手术痛苦巨大,许多病人在忍受多年疾病痛苦后,万般无奈才去手术。解除这一后顾之忧后,病人也就不会在患病后由于担心疼痛而延误治疗,既不用再忍受疾病本身的痛苦,而且越早治疗,创伤越小,效果越好。

 

二、我不靠大型先进医疗设备和高档药品去完成手术,而用家传中医绝活进行手术,用中草药消炎止血止痛。虽然抗生素使用会为医院带来较大利润,但我从不给病人使用抗生素,一方面抗生素对肛肠手术只是起到预防作用,中草药可以完全替代,另一方面,使用抗生素会给病人带来耐药隐患,将来万一得大病抗生素将失去作用。老百姓看病贵,很大程度上就是贵在药上,特别是越来越高档的抗生素。为了减轻患者负担,凡是近期在别的医院做过检查的,我都提醒患者就诊时带来,这样就不用再抽血化验检查。

 

三、“荆氏疗法”可以快速无痛治疗痔疮、肛瘘、肛裂、肛周脓肿等肛肠疾病,这些都是由创新的手术方法决定的。我一直认为“荆氏疗法”最大的优势是无痛,手术快是其次的。没有哪一个大夫做手术时会为了快而快,但如果确实只需要3分钟,难道非要让患者敞着伤口等待吗?就像有的手术需要十几个小时,那也是疾病和手术本身所决定的,并不是大夫要刻意体现辛苦和细致。看看患者咨询留言就可以看出,许多患者来我院时已在别处做过两次甚至三四次手术,但因为疼怕了,直到知道“荆氏疗法”才来我院治疗的。

 

其实,即使是在为别处手术过的病人诊治时,我也会很客观地向病人讲解病情和常识,告知他不要简单地归结为以前手术不成功复发了。因为在肛肠疾病中,痔疮和肛裂不论是哪个专业大夫手术,几乎都不会在原位复发,差别只在疼痛大小。因为整个肛周都可能长痔疮,而病人又看不见,所以感觉是复发了。在肛肠手术中,真正容易复发的是肛周脓肿和肛瘘,需要大夫有娴熟的技术和一丝不苟的作风,一定要找准并彻底处理好内口,才能避免复发。每一个负责任的大夫都会尽力而为。

 

我在北京行医18年,没有发生过一例医疗事故和医疗纠纷,我和我的病人都成了好朋友,脸都不曾红过。我的病人都是通过口口相传而来的,许多病人都主动介绍家人、朋友和同事前来治疗。如果没有实实在在的疗效,如果那么容易复发,能做到吗?无良枪手实在是不了解我的技术,更不了解我和病人的友情。以为无法否认“荆氏疗法”手术快、无痛苦,就可以从复发上做做文章,其实也不过是自欺欺人。

 

我坚定地认为,医院要获得老百姓的认可和长久发展,一定要靠实际疗效,而不是靠虚假广告。我会像爱护眼睛一样珍惜自己的名誉,为我的患者提供优质的服务;同时,我也会按照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医生的良知尽到一个做医生的社会责任,我不会停止科普宣传的脚步。

 

如果每个大夫都能把心思和精力用在努力提高自身技术,不断为患者提供更加优质的医疗服务上,那该多好。

 


荆建华
2009年12月21日

备案号:京ICP备12001012号-1京卫网审字[2009]25号